您的位置: 首页 > 八闽实事 > 正文

课后服务落地“初体验”

2018/5/15 16:53:11 卢超颖 夏菁 刘玮 李霖 张立庆 来源:东南网
分享

东南网5月15日讯(本网记者 卢超颖 夏菁 刘玮 李霖 张立庆)

鼓楼区一所小学的学生们放学后等待家长来接时,听退休教师讲故事。本网记者 张立庆 摄

前不久,我省多部门联合出台《关于做好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》(下称《指导意见》),提出要建立起学校、公益机构、有资质的社会机构多方参与的中小学课后服务体系。东南网刊发《中小学课后服务 谁该唱主角?》一文,引起社会各界关注。日前,福州、厦门等地陆续表态正在制定小学课后服务方案,在部分学校开展试点工作。各方采用何种方式,效果如何?东南网记者在福州、厦门进行了多方走访。

立足学校

退休教师再“上岗”

下午3:30左右,是福州市一二年级学生放学的时间,大部分孩子被家长或者托管机构准时接走,而在鼓楼区一所小学的图书阅览室里,志愿者陈阿姨正在给几个孩子讲二十四节气。陈阿姨是学校的退休老师,一年前了解到不少家长面临“三点半”接送难题,就回学校当起了志愿者,承担起放学后临时照看孩子们的任务。目前,该所学校像陈老师这样的志愿者还有10多个。

这种依靠学校退休教师解决课后服务的模式,被上级主管部门列为试点模式。不过仅靠退休教师能维持多久,陈阿姨很是担心。因为志愿者队伍中,不断有退休老师因为家庭、身体等原因无法正常开展服务;遇到突发情况时,也得临时找人顶上。而在职教师除了日常上课,还需为午托学生提供课后服务,实在无力参与下午的部分。

学校相关负责人表示,希望能够得到师范院校大学生的支持。“走进学校参与实践,既能快速成长,为将来的教师生涯积累能量,也能有效补充课后服务的师资力量,开展更多课外活动。”

厦门海沧银都花园业委会自发组建的小区书苑里,孩子们正在安心读书。本网记者 刘玮 摄

组建“家长义工队”

厦门翔安新圩学校是“九年一贯制学校”,全校共有一千多名学生。针对中小学生课后时间,也尝试着新的做法。“一些孩子中午会提前到学校,为此我们组建了‘家长义工队’,让家长参与午自修看护。”校长林东荣表示,孩子们放学后可以前往图书馆看书,也会有家长义工帮忙照看。不过,由于无法解决晚餐问题,目前人数并不多,多数低年级的孩子还是会由家人接回家。

上学期,新圩学校曾尝试让小学五、六年级有需求的学生在校午托。可由于学校食堂不够大,就餐时间无法协调,最终取消。林校长称,希望未来政策能早些落地,能给老师发放劳务费,甚至可以给家长义工一些补贴,多方面实施学生课后服务,让这项工作能顺利开展下去。

发动社区

社区对接共建“四点钟学校”

福州市鼓楼区第二中心小学与福州市军门社区共建的“四点钟学校”也被列为试点模式。2009年起,军门社区就在鼓楼区人社部门的支持下,主动与鼓楼区第二中心小学对接,开设社区“四点钟学校”,每天安排学校教师志愿者、大学生志愿者到社区少儿成长服务站、青少年科普工作室辅导小学生开展第二课堂活动。社区主任林丹告诉记者:“我们都是完全免费。从成效来看,反响很不错。”

不过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,此种模式较难在更多社区推广,一是部分学校离社区并不近,孩子的接送难题没法解决;二是社区没有足够的资金投入“四点钟学校”的建设;三是人员比较紧缺。

业委会自发组建小区书苑

今年4月,厦门海沧银都花园的居民带着一面锦旗来到了海林社区,感谢社区对小区书苑建成的支持和帮助。

“孩子放学后常常在外面逗留,是每个小区普遍存在的现象,这很不安全。”为了解决小朋友放学回家不归家的问题,业委会副主任姜志厚提议将小区物业办公室搬迁到隔壁的仓库,将原来的物业办公室腾空出来做一个小区书苑,让学生放学后有个阅读、写作业的场所。

这一提议得到了业委会全体成员的支持。随后,社区、业委会与物业三方共同介入,积极协商解决场所和物资问题。今年1月份,由三方共同组建的小区书苑正式成立并对外开放。

就读厦门延奎小学三年级的易佳琦小朋友说:“虽然我住在隔壁小区,但是我很喜欢来这个书苑,因为在这里可以安静地写作业、看课外书,还能认识新朋友。”小区书苑的开设,不仅给放学回家的孩子们提供了便利,也给家长们吃下了一颗“定心丸”。“挺好!孩子待在这儿也有个伴,可以一起做作业。”

借力第三方

公立托管机构嵌入社区

2015年,“四点钟学校”升级版模式开始探索,福州市鼓楼区人社部门支持举办的公立托管机构,福州市鼓楼区阳光朵朵托管中心在军门社区等10个社区设立。“建设资金由区委区政府一次性投入,管理老师由机构从社会上进行招聘,学历都是大专以上,按照生均数8∶1配备。”阳光朵朵的负责人王名强向记者如是介绍。托管机构工作人员会准时接回学生并安排午餐,餐后有管理老师负责回答学生的课业问题。

“我们与‘四点钟学校’也进行了有效融合,孩子们课后也可以参加社区组织的第二课堂活动。”王名强介绍说,一个孩子午托每月收费600多元,午托加晚托1000元,这与私营托管机构相比十分优惠。他表示也可以主动进驻学校,与学校一起开展课后服务。

购买服务普及“四点钟学校”

每天下午四点左右,厦门海沧区海虹书院都有不少孩子在认真地写作业,老师在一旁辅导,课堂秩序井然。

“周围有四五所小学,只要孩子们放学后愿意来,我们都很欢迎。”海虹书院的老师王黎平告诉记者,海虹社区“四点钟学校”采用购买服务,每天下午开放,为周边的小学生免费进行课业答疑。周末和节假日,孩子们还可以免费参加国学、耕读文化、围棋、书画、音乐、手工制作等公益活动,深受家长和孩子喜爱。

作为培育居民公共精神的新场所,社区书院由区宣传部、文明办、教育部门、街道社区等多部门参与组建,向社区居民免费开放。依托于社区书院,“四点钟学校”在厦门遍地开花。在海沧,就有29所“四点钟学校”,覆盖了城区和农村社区,主要面向辖区内小学年龄段的孩子。在集美,“社工+义工”模式成为社区书院的特色之一,通过政府购买服务及招募志愿者,举办丰富多彩的特色课程,满足孩子们的课后需求。

记者注意到,厦门大部分“四点钟学校”都在小学附近,孩子们放学后步行几分钟就能到达。“‘四点钟学校’就像一条纽带,把家庭、学校、社区紧密结合在一起。”海沧区相关负责人认为,“四点钟学校”的开办,解决了家长的后顾之忧。

福州大学社会学系教授甘满堂:解决课后服务难题学校是主渠道

教育部在2017年3月份就专门印发《关于做好中小学生课后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》,指出要充分发挥中小学校课后服务主渠道作用,广大中小学校要充分利用在管理、人员、场地、资源等方面的优势积极作为,主动承担起学生课后服务责任,提供丰富多样的课后服务。对确实不具备条件但有课后服务需求的,教育行政部门要积极协调学校、社区、校外活动中心等资源,做好课后服务工作;具体课后服务时间由各地根据实际自行确定。对此,广东省已出台明确规定。

学校要当仁不让地承担起中小学生课后服务的主要责任,不可以推脱。至于人员与经费短缺的问题,可以通过学生家长交一点、政府补贴一点、社会渠道支持一点来解决。

东南网评论员杨朝清:课后服务离不开 多方合作

让孩子们课后时间更有品质、更有格调、更有营养,直接关系到老百姓的安全感、获得感与幸福感。只有多方合作,在良性互动中分担责任,中小学生课后服务的难题才能迎刃而解。

公共部门要建立经费保障和合理的酬劳保障机制,通过“财政补贴”等方式,让参与课后服务的学校和教师得到应有的激励与回报。

学校要加强对课后服务的管理,在组织学生自主阅读、完成作业、个别辅导的基础上开展体育、美育、科技等多种形式的活动,让孩子们更有收获,让课后服务更有吸引力与竞争力。

社区可以为课后服务提供场地、活动空间等资源。志愿者作为一种润滑剂和黏合剂,可以让课后服务更有秩序、更有格调。有资质的社会机构也可以在保障学生安全、坚持自愿原则、形式内容科学的基础上,有所作为。

东南网评论员毛建国:课后服务也应具有公共属性

提出课后服务易,做好课后服务难,要发挥政府、学校、社区、志愿者以及市场等多元主体的作用。而发挥好政府的支撑作用,对学校提出要求,再对市场进行引导,才能从根本上破解“三点半难题”。

在美国,课后教育服务是以教育部门为主导、社区为载体、家长配合的三方责任分工明确的社会福利事业。这也启示我们,课后服务要突出政府和学校的作用。

因此,做好课后服务要认识到完整的教育已经延伸到了课后,课后服务也应该具有公共属性。《指导意见》明确,试点地区要建立完善中小学生课后服务经费保障制度,财政、总工会等部门应对学校开展课后服务所需经费予以补助支持。

该花的钱要花,该出的力要出,在多元中坚守一元,才能形成真正的多元格局。

[ 编辑: 房小奇 ]
分享到:
大美洛江微信二维码

大美洛江微信

Copyright ©2007-2017 洛江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.

Ctrl+D 收藏本站为书签,关注洛江新闻